等你网

等你网 等你网首页 多情善感 查看内容

在丽江的柔软时光

2011-11-3 16:02| 发布者: 多多| 查看: 9169| 评论: 68|原作者: 依存|来自: 等你网

摘要: (一)梦回桃花源 ——嘘,别出声! 此刻,你正握着她柔软的腰肢,趁她不注意,偷偷在腰间打一个蝴蝶结。 ——快,睁开眼睛! 看那美丽的缎带正迎风飘扬,听那欢腾的河水唱着歌儿奔向远方。 …… ...
(一)梦回桃花源


——嘘,别出声!
此刻,你正握着她柔软的腰肢,趁她不注意,偷偷在腰间打一个蝴蝶结。
——快,睁开眼睛!
看那美丽的缎带正迎风飘扬,听那欢腾的河水唱着歌儿奔向远方。
……
        这便是我想象中的“束河”。这些意念中了毒,并且无药可救。我想,世界上大概没有比这更灵动、更惹人遐想的地名了。
束河是著名的丽江古镇之一。关于束河的名称来源,当地有许多传说。
一说从“十和”演变而来,老人们还搬出了《徐霞客游记》,逐页地翻阅,十指出奇地敏捷,恨不得把记载逮个正着。
另一说是清朝某年由知府在当地推广种禾获得成功,为纪念这段历史,取名为“熟禾”,据此谐音而来。
而我,却宁愿相信自己的想象。
        束河古镇的牌坊,与别处并无多大分别。我们到达的时候,是早上七八点钟的光景。不见太阳,风嗖嗖地吹着有些冷。回廊上有一个身材微胖的妇人在打扫,见我们进去,略略地打量一眼又径自干活了。
        我走过去询问住处,她停下来,认真地指了一个方向:“瞧,从这里进去,有很多客栈都可以住……哟,你们这么早……”
街上冷冷清清,行人稀少。昨晚刚下过雨,路面潮湿,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。果真如她所言,路旁多的是客栈招牌,只是都大门紧闭,倒有一些做早餐生意的店铺正卷起门帘,为一天的忙碌做准备。
绕过赫赫有名的“四方听音”广场,到达一个拐角的时候,我惊呆了。
赶紧揉一揉眼睛,确定自己不是做梦。可是,如果不是梦,自己又是怎样穿越时空掉进了游戏《倚天剑与屠龙刀》的场景里呢?一面写着“桃源客栈”的旗帜姿态飘逸,像是等了千年专门迎接我的到来。青石板路踩在脚下连鞋子也忍不住欢唱,古色古香的亭子粘住了我的目光,回头望望,长廊里似乎还有我寻宝时留下的踪迹。
等等……那个可以卖给我宝贝的黄药师在哪儿呢?
在那扇红色的大门外面,我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,像个孩童般拉着门环不住地敲。门侧有一张字报,上面龙飞凤舞地书写着“为了本店客人的人身、财物安全及休息质量……非本店客人不得随意入内观赏、游玩、大声喧哗……请自重,面斥不雅……” 最末这句,显示出十足的书生意气。
叩门半晌,才听到里面若有若无的回应。我把耳朵贴在门上,隐隐听见有人拖着鞋子慢慢走的脚步声。
门轻轻地开了,探出一个三十多岁男人的脑袋。
我暗自笑了,不错,正是中年版的黄药师。他睡眼惺松,披了件大衣,皱着眉头问:“什么事呀?”
我忽然就有了逗弄他的念头,噘着嘴说:“你不知道吗——我的钱包不小心掉进了你的屋子。”
他顺着我的眼光看到了招牌,迅速拍拍脑袋,恍然大悟:“是来住宿的吗?看来我的财源滚滚来啊……”
我就喜欢跟聪明的人打交道。
毫不掩饰地说,这是一个令我心动的庭院,中国古四合院建筑的样式。共两层楼,多个房间对外出租。现是淡季,客人较少。院子中央摆着颇有几张情调的竹椅,旁边还架起了一个较为隐蔽的秋千,若不是沾了水,我真想立刻坐上去。墙壁上爬满了一些不知名的植物细藤,齐齐地垂到屋檐下,把房子装饰成一座天然的绿色宫殿。
选了二楼的房间,倒头就睡。待到中午,老板才拿了收据上来,我们付了钱,他乐呵呵地下楼了,反复叮嘱:什么事情他都可以帮忙,楼下还有电脑可以免费上网。
后来,我才了解到,老板原是北方人,去年他与老婆旅游至此,爱上了这个小镇,毅然放弃了原来的事业,花了数百万买下了现在的这栋小楼,实在是爱极了这里,房子太大,就顺便开了家客栈,为喜欢这里的人提供一个栖息地。
他讲述这些经历的时候,一脸的幸福。
我由衷地叹道:“真羡慕你们。”
他却笑了,对我说:“其实像你们这样只是来这里玩才是最好的,因为会永远怀念。”
也许是吧,风景总在别处。就像爱情,越是惊天动地,就越经不起平淡人生。记忆里的东西掺加了幻想,总是最美的。
有幸见了老板娘一面,身材高挑,面容姣好,似乎不见烦恼。悠闲地坐在电脑前敲键盘,十指修长,气质非凡。
清晨,鸡鸣犬吠,马蹄声、歌声自然催我醒来……我缓缓地拉开竹编窗帘,阳光温暖,天空碧蓝……突然觉得不必羡慕陶渊明了。
发表评论

最新评论

引用 依存 2010-9-5 10:46
本帖最后由 依存 于 2010-9-5 15:16 编辑

(二)在古巷中迎面碰上自己

是不是,很多时候迷失了自我呢?

于是看不清自己,也看不清身边的人。

在古巷中穿行,迎面跑过来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。十几年前,我应该也是这个样子吧。扎着小羊角辫,调皮地拿着风车到处跑,嘴里还唱着走调的歌。

一辆马车从我身边呼啸而过,赶车的是个粗壮的中年汉子。带着高原红印记的脸上总有着真挚的笑容,对每一个客户都像自己的亲人。在工作中,我不也是这样吗?

一个老人提着拐杖站在古巷中对墙上的字认真研究,那是纳西族的东巴文字吗?他专注的神情吸引了我,一个人沉浸在自己热爱的事物里面,该是多么地快乐啊?

我究竟想要怎样的生活?

年幼女孩的纯真?赶车汉子的热情?白发老人的专注?

其实他们都是我自己的折影。

我的目标很明确,事业成功,家庭幸福。

可是——为了这些,我迷茫了多久呢?

一天、两天?还是一个月、两个月?抑或是一年?

时光匆匆溜走,几年不见的朋友相逢时总会说,一不留神,咱们就奔三了。

是啊。时光如白驹过隙,我得赶紧为自己的目标努力奋斗,再也没有时间迷惘。很多人,只是生命中的过客;很多事,只是人生长河的一个小波澜。无论如何,我该珍惜自己拥有的每一天,把它变成精彩的记忆。
引用 依存 2010-9-5 10:46
(三)头上顶着棉花糖

二十多年来,我从未见过这么蓝的天。

当然,也没看到过如此洁白的云朵。

倦了,回头,拍一张照片,才发现天空这样低,白云就在头顶上,照片里的人像顶着一颗棉花糖。

刹那间,什么烦恼都没有了。

阳光暖暖地倾泻下来,街上的行人脸上都带着笑容,为了苦候十日好不容易等来的晴朗。

我算是运气好,来的第一日,天变放晴了。碧蓝如洗,姿态各异的棉花糖在空中静静飘移,单单看着它们,心就变得纯净了。

自然而然地想起顾城的一首小诗:

你,

一会看我,

一会看云。

我觉得,

你看我时很远,

你看云时很近。

不知道某个人看我的时候,是觉得远,还是近呢?
引用 依存 2010-9-5 10:47
(四)爱上纳西“火”锅

在客栈附近转悠一圈,找了间看上去还不错的餐馆。

丽江聚集了许多少数民族,而纳西族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支。

因此,餐馆的菜单上总有许多“前缀”为“纳西”的菜,如纳西粑粑、纳西火锅……

老板娘约四十多岁,嘻嘻地笑个不停。皮肤总泛着光,骨架很粗,穿着我看来不大合身的彩绘衣服,愈发显得粗壮。

我们选了临街的位置坐下来。这里的餐馆装潢也很有特色,总让你有种在森林里就餐的感觉。

“这次就来份纳西火锅吧,保管叫你停不了口。”她不像是第一次招待我,跟我熟络得很似的。

老板从里面走出来,飞快倒了茶,滔滔不绝地说:“还有刚从菜园子里摘下来的蔬菜,正好下火锅,那个鲜嫩呀……和腊排骨一起炖着吃最好不过……”

我被他们说得动了心,毫不迟疑地点了纳西排骨火锅。

端上来的时候,我真正吓了一跳。

足有两尺长的“烟囱”,像个怪物一般从锅子里冒出来。我下意识地后退,唯恐它放不稳砸到我。

老板娘冲我一笑:“放心吧,味道好着呢。等等,我去帮你们取些小菜来……”

我心里仍旧有些发悚,突然听见一阵爽朗的笑声:“见天不见,你又长胖了啊……”

老板娘端了几盘菜出来,又各自备了专门的调料碗,这才高声答道:“胖有什么不好罗,我就喜欢胖,从来不减肥,你看那些瘦瘦的人有什么看头哟……”

她兴致勃勃地同那人聊起了天。我挟了一块排骨,放在嘴里,与湘西腊排骨的味道十分相近,放进去的小菜十分可口。

渐渐没有了恐慌,我开始研究起这个特别的火炉来。“火”不像通常的火锅一样在菜的底端,而是与菜平齐,并且高出许多,据说这样才能将热量源源不断地输送,是最朴实也是最好的一种火锅做法。

老板告诉我,从前,纳西人就是用这种专门的器具来做火锅,家家户户都有几个这样的钵子,一到冬天,一家人便围坐在一起吃火锅,好不热闹!

越吃越过瘾,这种原始的火锅,让我胃口大开。
引用 依存 2010-9-5 10:47
(五)天然冰柜

束河人最让我羡慕的,除了蓝天白云,就是家家门前都有一条灵动的小河。

水草在河底曼妙地招摇,水清澈见底,我亲眼看见有人弯下腰就掬了一捧水来喝。

唉,只恨自己的手不够长。

许多店铺的前面都有一个渔网状的丝袋,里面系着许多可乐、矿泉水,甚至还有牛奶。我问店铺的老板,这样可以保鲜?

他十分肯定,那当然啊。天然冰柜,我们都这么做呀。

好一个“天然冰柜”!

顺道而上,果然,小到一个家庭,大到一间餐馆,都在河水里“冰”了许多食物。

天然氧吧,天然冰柜,天然的幸福。
引用 依存 2010-9-5 10:47
本帖最后由 依存 于 2010-9-5 15:16 编辑

(六)夜探小吧黎

吃过晚饭后,天下起了小雨,夜色朦胧,束河又是另一番模样。

我们回到客栈拿伞,又添了些衣裳,正要出门,碰到老板,他乐呵呵地问:“准备去哪?”

我笑笑:“随便逛逛,这里晚上可有好玩的地方?”

老板摇摇头:“酒吧挺多,不过多数是单身汉为了寻找艳遇而去,你们是两个人来,自不必去了。”

白天逛过一遍,对酒吧的位置大致了解,于是直奔酒吧而去。

束河的酒吧很多,很有个性与创意。我拍了许多照片,每张照片背后也许都有许多动人的故事。

这一家的名字很有趣,小吧黎。不知道跟巴黎有没有什么关联。

烛光迷离,陈设简陋,却有一种动人心魄的魅惑。

点了一杯拿铁热咖啡,要了一些小吃,静静地坐着,往事纷至沓来。

总会在一些相似的时刻,想起一些人、一些事、一些过往的时光。

菲律宾歌手上场了,浑身散发出动感的气息。

我听不懂他们在唱什么,却能感受到他们的激情与欢乐。

其实,听不听得懂,又有什么要紧呢?
引用 依存 2010-9-5 10:48
(七) 没人不说拉市海

“去拉市海吗?”第一天在束河吃午餐的时候,一个赶马车的男子问我。

他递过来一张宣传单,我粗略地看了看,狐疑地问:“这里有海吗?”

他立刻现出得意的神情:“当然有,拉市海就很好看。要不要送你们过去?”

我接受了他的热情,留下他的号码准备次日前往。

第二天,却不见他的踪迹,电话也打不通,只好寻别人的线路车。

后来,我们发现一个规律:在这里,只要是拉客的人,都在问:“要去拉市海吗?”

无一例外。

倘若还准备呆几个日夜,我一定要在胸前贴一个标牌:不要问我去不去拉市海。

从束河坐车去拉市海,大约有半小时车程。

司机是个极爱聊天的人,绘声绘色地向我们描述顺路的风景,末了又问我们来自何方。

“湖南人?你们是湖南人?真的么?”他有一种超乎我想象的兴奋。

我不解地问:“你有亲人在湖南?”

他搔搔后脑勺,有点不好意思地说:“那倒没有!我还从没去过湖南,但——超女不就是你们那里办的么?”

我不禁莞尔。

超女竟然成了湖南的一项标志。我一改平日里对选秀节目的不屑,兴致勃勃地同他讨论我知道的为数不多的几名超女。
引用 依存 2010-9-5 10:48
(八)奇特的导游

我从没见过这样的导游。

他满脸沧桑,穿一身不大干净的衣服,挎着一个鼓鼓的大包,牵三匹马,在广场(我姑且称作广场)上晃悠。

听到导游叫他带领我们,他咧开嘴笑了,露出一排不太整齐的牙齿。小跑过来同我们打招呼,居然有羞怯的表情。

他不但打扮怪异,名字也很奇特,我回忆了三次仍未想起,也就不去想了。可是那张脸,却印在我的脑海里久久无法忘怀。

他扶我上马,牵着马往前走。我很少骑马,心中害怕,总是叫他慢点儿,再慢点儿。我们在这个人烟稀少的村寨里穿行,真正见识了“马路”,约两米宽,黄泥满地,间或有下山的游客与我们擦身而过,他都会同对方说上一两句。有的人并不理会他,他也不改其乐。

他极爱唱歌,什么“坐着火车去拉萨……”、“我们走在社会主义的大道上……”词曲往往都不正确,但他高亢的歌声在山谷回荡,便有了几分动人的感觉。他有时候唱纳西民歌,我听不大懂,便问他是什么意思。他说,那是描绘纳西的美景啊。

我接着问,你觉得你的家乡美么?他回过头来看我一眼,认真地点头。他为本族的纳西文化感到荣耀,虽然大多数人都说汉语,但他始终认为纳西的东巴文字才是世界上最美丽的文字。

我又问,你做导游,每天在这里行走,不累吗?他说,累,但很快乐啊。这些马都是自家的,天天陪我一起玩,日子过得太舒服了。

我问起他的年龄,他便说开了:“我32岁了,有两个孩子,都在上学,学费很低,一年约一百多块。其实我家住在另一个村子,隔这里有点远呢。我前几年离婚了,现在和孩子们一起过,非常快乐。”

说完又悠然自得地唱起歌来。那么淳朴的满足,那样简单的快乐,深深地感染了我。

几分钟前,我还想当然地认为他生活得很不幸,交通靠走,通信靠吼,终日在山间奔忙……事实证明,我的想法多么可笑!真正的快乐发自内心,与很多因素没有关系!

七仙女的传说实在没有新意,殉情谷的故事也早就耳熟能详,我却没有打断他,任他不停地“添油加醋”地描述。

下山的时候,空中飘起了毛毛细雨。他问我们,可要穿雨衣?

我这才明白他随身包里装载的是何物。

我拒绝了,于是在雨中继续前行。也许,这对我而言就是一场洗礼。
引用 依存 2010-9-5 10:48
本帖最后由 依存 于 2010-9-5 15:15 编辑

(九)行走在茶马古道,穿越了时光隧道

据说,这条古道已有一千五百年历史。

马作为交通工具,自古有之。骑马行走,自然而然地觉得自己在穿越时光隧道。

如果前方窜出一名强盗,我一定跟他拼到底。骨子里的侠女情结开始泛滥。幻想一股脑儿不可收拾,我差点跳下马来,去对付旁边的风吹草动。

一点也没错。此地,彼时,一定曾有过几场恶战。获胜的是谁呢?倘若是过路的人,他在饱览丽江秀色后,还愿意离去吗?如果是当地人赢了,又能留下些什么战利品?失败者要如何处置?倘若要罚他永久留下来,我倒乐意输了。

那么,在这茶马古道上长年行走的,又是些什么人?多半是茶商吧?这条小道,是运输普洱的必经之地吗?如果当年调皮的我在这儿,一定会偷偷地在茶商的担子下扎个小洞,让普洱的清香在整个茶马古道上蔓延开来。

而现在的我,大概会为了追寻这淡淡余香千里迢迢地赶来。
引用 依存 2010-9-5 10:49
(十)殉情的人都去哪了

不少人认为,相爱的最高境界,必然是同生共死。

因此,这殉情谷便有了独特的魅力。来这里殉情的人不多,跟它合影的还真不少。

相传这里曾经是一些相爱的纳西族青年男女的殉情之地。

纳西族人往常多是包办婚姻,禁止自由恋爱。于是忠贞爱情的纳西族情侣,为寻找一种解脱,他们悄悄来到这里,度过一生中最后的爱慕时光,然后面对玉龙雪山,或相拥跳崖,或服食毒菌,或杉树上吊,双双悲壮惨然地死去。草原的芳菲,森林的寂静,雪山的神圣,冥冥之中似乎这就是人间仙境,永远保佑着他们安详长眠。传说只要是在这里殉情的男女,下辈子一定会在一起。

这是一种悲惨的,动人心魄的美。

突然想,有一个人,能够让你为了他/她心甘情愿地付出生命。这,到底是最大的幸,还是最大的不幸?

现代人到底是理智些了,自由恋爱已成主流,快餐式婚姻也随处可见。大家要发展到殉情的地步,也不容易呢。

在都市里,许多恋人因斤斤计较地要房子、车子、票子而分道扬镳。所谓爱情,掺杂了太多功利性的东西。很多人连付出自己的一点点时间、空间都不愿意,更何况是生命呢?

若干年后,殉情大抵只能是一种传说了吧!
引用 依存 2010-9-5 10:49
(十一)当马的快乐

有段时间,觉得自己很不快乐。

看到膝下的马,突然想,它们日复一日地重复行走,照我的标准,它又有何快乐可言?

可是——他们并没有不快乐,你看他们用全身心的热情迎接每一位游客,快乐地过每一天。

马都如此。相形之下,我这个人的境遇要好得多了!

原来,不是我不快乐,而是我令自己不快乐。
引用 依存 2010-9-5 10:49
(十二)海呢

不得不承认,拉市海完全不同于我的预料。

想象中,应该有一望无际的水,可以折根棍子画画的海滩,头顶上间或有几只海鸥飞过,偶尔还能听见海浪的声音。

可是——什么都没有。

眼前是一片沼泽。

所幸,还有金色的充满浪漫感觉的树与浮在“海面”的形形色色的植物。

划着小船,不知怎地想起了郭靖黄蓉,一直担心底下会冒出一只鲨鱼来,然后就传来周伯通爽朗的笑声。

导游告诉我,这里便是附近最大的海,他们引以为豪的拉市海。

我不忍告诉他,如果你去湖南,一定会发现洞庭湖都比这里广阔。
引用 9life 2010-9-5 11:02
本帖最后由 9life 于 2010-9-5 11:05 编辑

穿过楼主的文字我看到了很美的风景。
引用 湘西三哥 2010-9-5 11:06
引用 多多 2010-9-5 11:51
很美的文字。画蛇添足给露珠美女添几张照片。
引用 多多 2010-9-5 11:52
我们这次去束河也住桃源客栈
引用 湘西三哥 2010-9-5 11:57



    画龙点睛也!
引用 苏星华 2010-9-5 13:56
楼主文笔十分了得,如此好文章,得细细品读!
引用 多多 2010-9-5 15:31
依存妹妹想坐的摇摇椅
DSC_5329.jpg
引用 多多 2010-9-5 15:33
束河最美最柔的水边。
DSC_5337.jpg

查看全部评论(68)

给大家推荐一个歌曲:Katy Perry - Roar

给大家推荐一个歌曲:Ka

《Roar》是美国流行女歌手Katy Perry在2013年发行的首只单曲,由著名

向东方向西方-《新丝绸之路》音乐

向东方向西方-《新丝绸

前天早上,我和捉猩猩会长及米粉队长一起吃早饭,会长强烈要求我听听

慈利县中小学教师语言技能大赛实况录像

慈利县中小学教师语言技

慈利县中小学教师语言技能大赛总决赛,2012年9月25日在慈利一中体艺

  • 给大家推荐一个歌曲:Katy Perry - Roar
  • 向东方向西方-《新丝绸之路》音乐
  • 慈利县中小学教师语言技能大赛实况录像
  • My Moment-- Rebecca Black
  • 等你网服务器终于可以支持FLV和MP4视频了
图文热点
在丽江的柔软时光
在丽江的柔软时光
(一)梦回桃花源 ——嘘,别出声! 此刻,你正握着
科技创造自由-西行漫记!单车敦煌西藏行
科技创造自由-西行
此游记是作者多多的第一篇游记,首发于慈利风情网论坛,因
相亲相爱-第十一届全运会主题曲
相亲相爱-第十一届
第十一届全运会都完美落幕了,今天在整理高清电影和纪录片
返回顶部